http://www.valbourges.com

不少国家已经出台法规

  但是,这不能从逻辑上推出,现在正在玩手机的孩子,不会也像前面的几代人一样,幸免于新潮流的伤害。

  每一代家长,都对每一代的小孩子忧心忡忡:70年代的家长,担心孩子看黄色手抄本;80年代的家长,担心孩子看武侠小说;90年代的家长,担心孩子进游戏厅;新世纪初的家长,担心孩子上网;现在的家长,担心孩子玩手机。

  回过头看,上述担忧似乎显得多余。70年代的那些孩子,并不见得流氓更多;80年代的那些武侠少说,有的后来成了殿堂级经典;90年代的孩子,并没有因为玩游戏发生普遍的不务正业;世纪初在电脑上废寝忘食的年轻人,聪明才智正在迸发。

  但是,这不能从逻辑上推出,现在正在玩手机的孩子,不会也像前面的几代人一样,幸免于新潮流的伤害。

  正如我在不同场合反复说过的那样,今天的手机,不是10年前的那个手机,而是集10年前的PC、手提、移动电话、固定电话、导航仪、短信、QQ、msn、照相机、摄录机、游戏机、报纸、杂志、图书馆、收音机、电视机、碟片、软硬盘、影碟机、影院、计算器、钱包、自动取款机、小卖铺、大卖场等等于一身的智能终端。

  前几代人沉迷的那些手抄本、武侠小说、游戏厅、上网之类,与现在的智能手机相比,“土得掉渣”都不足以形容它们的初级与低端。

  自从智能手机出现以来,我们越来越不能把它与历代新潮流相比附。手机,除了是功能越来越强大无边的智能终端,它的普及程度,此前历代新潮流——手抄本、武侠小说、游戏和PC上网均无法望其项背。

  在中国,手机在成年人中基本达到人手一部,中国社会科学院(CASS)发布的《青少年蓝皮书》显示,超过64%的小学生拥有自己的手机。中学生的手机拥有比例更高。试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何曾有过半数以上的小学生书包里有手抄本、武侠小说?

  所以,采用历史上曾经有过的那些潮流并没有影响到孩子成长,来论证今天手机也将不会有什么影响,是一种不完全归纳,理由很不充分。

  10年来,被智能手机摧毁、摧残或重塑的行业和产业有:零售业、传统媒体、固定电话、餐饮业、交通出行、票务、金融等等。

  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巴掌大的工具能够在数年之间,如此强力地影响和颠覆着社会经济结构,更重要的是,它是如此简单易学,如此傻瓜型,甚至连文盲都可以运用自如。

  但是,具有如此强大功能的一个工具,现在却完全掌握在一个心智尚未发育完全,并没有完全民事和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手里,这合适吗?

  第一,由于内容足够丰富,大部分未成年人玩手机,都有遏制不住的兴趣,这种兴趣,远远超过手抄本、武侠小说和游戏机。与前者相比,后者真是太小众了。

  我并不否认有少部分未成年人有高度的自控能力,但不能因为有少部分人没有因为吸毒上瘾就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去试一试。

  第二,从手机使用者的初衷来看,绝大多数人拿起手机,只是为了休闲娱乐,消磨时间。未成年人的休息娱乐很重要,但为什么一定需要手机?

  第三,从手机应用的开发者来说,一款产品的成败,主要甚至唯一的评价标准,就是驻留时间。驻留时间越长,表明该款应用越成功。

  因此,为了吸引用户尽量多地使用,开发者想尽一切办法,从心理活动、使用习惯、时间安排等等,能想到和不能想到的方面,透彻研究用户。

  第四,从知识学习的角度来说,书本知识与手机提供的零碎知识是两种完全不同类型的知识。

  当代书本知识,是人类数千年以来逐渐形成的体系化的知识,很大程度上是人类智慧的结晶。但书本知识的学习,往往是很艰苦的,某些部类的知识,甚至让人产生很无聊的感觉,它需要长时间的探索和领会,融会贯通,才能豁然开朗。

  而手机所带来的知识,不仅零碎,而且轻快,浅表,以不给人增加额外负担为前提,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它是反对书本知识的。

  第五,即便使用手机来完成学习,但由于内容切换非常简便,所以,绝大多数的使用者,在手机上遇到学习难题后,往往缺乏进一步探究的动力,而是很快说服自己,转移去看轻松内容,不知不觉浪费大量时间。

  据我的有限观察,只要是布置在手机或者IPAD上的作业,使用者在完成作业之后,并不会放下IPAD,而是马上转移去看轻松的内容。

  第六,系统的书本知识的学习,是有一定强制性的,譬如上课和作业的安排,考试制度等等,但由于手机具有强大的社交功能,所以对未成年人来说,一旦用上手机,人在课堂,心在天涯的情况比比皆是,作业抄袭轻而易举,学习的强制性让位于远隔千山万水的精彩。

  基于上述六点(甚至还不止),未成年人手机上瘾,远比历代新潮流引起的上瘾,要宽广、隐蔽。

  2018年10月底,《纽约时报》刊登一篇文章;“‘手机里的恶魔?’硅谷父母对电子产品说不”,文章提到:

  ——对一件东西愈了解往往就愈警惕。技术专家们知道手机的运作原理,所以许多人拿定主意,不让自己的孩子靠近手机。有一种谨慎的态度一直在发酵,如今这种态度变成了地区性共识:屏幕作为学习工具的好处被夸大了,上瘾和阻碍孩子发育的风险似乎很高。如今硅谷争论的是,接触手机到什么程度是合适的。

  ——曾在Facebook担任行政助理,如今在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慈善机构“陈-扎克伯格行动”(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任职的阿西纳·查瓦里亚(Athena Chavarria)说:“我深信我们的手机里有恶魔,并且这个恶魔正在对我们的孩子造成伤害。”

  ——对于在科技业长期担任领导人的人士来说,看着这些他们打造的工具对自己孩子的影响,感觉就像是对他们生活和工作的一种报应。

  ——苹果(Apple)CEO蒂姆·库克(Tim Cook)今年早些时候表示,他不会让自己的侄子上社交网络。比尔·盖茨(Bill Gates)禁止他的孩子在十几岁之前用手机,而梅琳达·盖茨(Melinda Gates)曾写道,她希望他们可以再晚一些给孩子手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不会让自己年幼的孩子靠近iPad。

  ——在硅谷工作的Greylock Partners公司风险投资人约翰·利利(John Lilly)表示,他试图帮助自己13岁的儿子理解,他受到了那些打造这些科技产品的人的操纵。利利曾是摩斯拉(Mozilla)的前CEO。

  “我尽力告诉他,有人专门写代码,就是为了让你有这种感受——我在试图帮他理解这些东西是如何被打造出来的,这些东西其中的价值观,以及为了创造出这种感觉,人们都做了什么,”利利说。“他的反应是,‘我只想花20美元,拿到《堡垒之夜》(Fortnite)的皮肤’。”

  ——科技业还有一些人,不同意屏幕很危险的观点。32岁的杰森·托夫(Jason Toff)曾运营视频平台Vine,如今是谷歌的员工,他会让自己三岁的儿子玩iPad。在他看来,iPad和一本书没什么差别。这种观点在他的科技业同行那里不怎么受欢迎,以至于他觉得现在这是“一种不光彩的感觉”。他说,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看了很多电视。“我觉得我最后也没什么问题,”托夫表示。

  在全球计算机和互联网的研发中心,那些资深的互联网和手机巨头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人们多用,最好是沉迷于手机。

  但是在对待自己的子女使用手机时,他们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贩毒的不吸毒,没有一个毒贩会鼓励自己的孩子吸毒,他们只会把毒品卖给别人家的孩子。

  有鉴于此,不少国家已经出台法规,对未成年人使用手机做出限制,以下来自人民日报及新华社的报道称:

  ——意大利是欧洲第一个禁止学生上课时使用手机的国家,早在2007年就颁布了一道全国禁令,一旦发现学生在校违规使用手机,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校方可视情节轻重,对学生处以没收手机或取消期末考试资格等惩罚。

  ——希腊教育部2018年宣布,将禁止中小学生在校园内使用电话及其他电子设备,尤其是可以处理图形图像和声音的设备。

  ——英国教育标准局前首席执行官迈克尔·威尔肖表示,英国的“手机禁令”已推广到大多数中小学校。根据英国教育部的数据,目前英格兰地区已有95%的学校实行了类似禁令。

  ——比利时那慕尔市普罗维登斯中学负责人告诉人民日报记者,原则上学校不允许学生带手机进学校,但经常会有一些特殊情况,如学生在校突然生病需要给父母打电话,所以只要学生上课和考试期间保持关机状态,学校不会过多干涉。

  ——法国国民议会2018年表决通过关于禁止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的法案。按照新规,在校学生无论在课堂还是课外活动时均不得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等各种有上网功能的通信设备,除非是出于教学需要,或是在条例中明文规定可以使用的地点。法案适用于所有幼儿园、小学和初中,覆盖3岁至15岁的学生,并将于今年9月开学时正式生效。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政府13日宣布,从2019年起,该州的公立小学将全面禁止学生在校园内使用手机,以减少对正常课堂秩序的干扰和网络欺凌。

  ——梨视频的报道称,2018年年底,湖南湘潭市教育局发布“禁机令”,禁止全市中小学生在校内使用智能手机和个人平板电脑,用于通话的非智能手机和儿童手表经学生家长向学校申请并获得批准后,学生可以在中午和下午放学后开机使用。

  ——很多学校为了防止学生玩手机,而实行禁止学生带手机的规定,为此学生与老师斗智斗勇。2019年1月初,在海南发生一件事故,一名初二学生为给手机充电从教学楼摔下坠亡。同样是梨视频的报道称,江西萍乡一所中学为打造“零手机”校园,3个月查获了学生67部手机。其中,有一位学生为逃避检查,用iPhone8新机换了3台旧手机。

  对未成年人尤其是15岁以下青少年使用手机做出禁止性规定的另外两条反对意见,一是你无法禁止,就不必要禁止;二是此乃个人自由,他人无权干涉。

  法律法规的禁止性规定,首先传达的是一种价值观,譬如法律规定“不可杀人”首先传达的就是一种价值观。但所有法治国家,都在发生凶杀案,而我们并不能因为有了凶杀案,就认为我们应该取消“不可杀人”的条款。

  同理,向未成年人销售酒类和烟草也是明令禁止的,但是青少年偷着抽烟喝酒的不在少数,我们也不能因此就取消这一法律条款。如果未成年人的身体无法承受烟和酒,那么他们的精神发育程度同样无法消受功能无比强大的手机。

  至于说到个人自由,首先须知,自由意味着责任,不承担责任的自由,不是自由,是任性。

  而显然,一个未成年人,是独自担负不起他们自己关于未来以及对他人的责任的,否则不存在监护人一说。

  标签:硅谷 未成年人 智能手机 中小学生 武侠小说 智能终端 小学生 中学生 新世纪 游戏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