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valbourges.com

如果对教育感兴趣、有独特见解或联系采访

  近日,教育部、网信办、国家发改委等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在线教育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

  意见指出,在线教育是运用互联网、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进行教与学互动的新型教育方式,是教育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发展在线教育有利于建设学习型社会。

  近年来,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行业也取得高速成长,不管是校内还是校外,通过网络在线的方式进行学习逐渐获得家长师生们的认可。不断出台的支持政策,显示了国家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重视,对于处在高速增长阶段的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剂剂强心剂。

  近期,艾瑞咨询教育行业高级分析师宓轶倩在分享中也总结了她对在线教育行业三大特点的认知,并谈及在线行业下一步发展应该要重运营、细分工。

  教育是一个大市场,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范畴广阔,深度垂直;二是潜在用户规模大,刚需性强。

  范畴广阔,深度垂直。按照校内校外两个维度来看,校内,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本科,再到硕博MBA,年龄覆盖人群跨度大。校外,对应校内各个学龄段,分别有早教、启蒙教育、课外学科辅导、课后托管、成人继续教育、考研留学以及职业培训,此外还有两大语言学习和素质教育两大热门领域。

  可以说,从孩子生下来一直到老年,每个阶段都有很多教育产品和服务可供选择。

  潜在用户规模大,刚需性强。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普通小学16.18万所,初中5.20万所,高中阶段学校共2.44万所,中等职业教育学校共1.03万所,加起来一共是23.82万所。

  在师生规模方面,在园幼儿4656.42万人,专任教师258.14万人;普通小学在校生10339.25万人,专任教师609.19万人;初中在校生4652.59万人,专任教师363.90万人;高中在校生3931.24万人,普通高中专任教师181.26万人,中等职业教育专任教师83.43万人;学生人数总共23579.5万(约2.4 亿),教师人数总共1485.92万。

  基于上述数据可知,国内每个教育阶段和垂直领域都拥有广阔的用户基数。而且,随着社会经济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对于教育质量的需求越来越多高,付费意愿也越来越高,这位在线教育的发展营造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以2017年各行业营收前三的数据为例,金融行业,中国平安营收9709亿、保诚营收7599亿,中国人寿营收6434亿;地产行业,中国恒大营收3114亿,万科营收2376亿,碧桂园营收2281亿;医疗行业,国药控股营收2777亿,AMGEN-T营收1493亿,华润医药营收1454亿。

  再来看看教育行业,2017年,教育行业营收前三分别是新东方(124亿)、好未来(72亿)和中公教育(40亿)。

  宓轶倩表示,其他行业能够做到前三名的公司营收基本都在千亿级别以上,甚至有的能够破万亿。但是教育行业里面每一家做的都不大,教育行业做到年营收5亿就已经是一家非常大的公司了,这在其他行业是很难理解的。

  在线教育发展迅速,持续抢占线年开始,在线教育市场规模增长率每年基本都在20%以上。

  宓轶倩表示,从一几年开始在线教育变得非常热,一直持续到今天,整个热度没有减下去,甚至很多原来瞧不上教育的投资机构,也开始成立专门的小团队来投教育。

  在整个教育行业中,在线%的市场都还是被线下教育所占据。宓轶倩表示,教育各个领域的在线化程度、渗透进度不同,但在线化进程不可逆。

  从各个细分领域在线化程度来看,早幼教和素质教育领域小于5%,K12教育在5%-10%,高等教育、职业教育、企业培训、语言培训领域在线化程度相对较高,基本都超过20%,在20-35%区间。

  不过,从整个在线教育市场结构来看,高等学历和职业类占据80%的市场,K12教育占比小但增长快,近六年几乎翻番。

  在线教育行业发展到今天,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那就是企业的开支特别高,但是产出未必高。

  宓轶倩表示,在线教育仍处于品牌抢占期,很多教育机构的成本开支非常高,但市占率又没有上去,用户的反馈也不一定好。而且他们的一些续费率,转介绍率等比较内核的运营数据也未必好看。可以看一组数,我们统计了这十几年来已经上市的或者已经公布招股书的教育机构,他们中部分机构的营销费用率已经超过了自己营收,也就是说光营销这一项成本就足以让他们亏损。

  宓轶倩介绍,从2013年教育“淘宝”、2014年的智能题库、2015年的家教O2O、到2016年的少儿英语在线直播以及AI教育,再到2018-2019年的K12大班直播和AI+直播。自2010年以来,市场热点快熟更替,产品形态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极尽探索。市场中的机会点非常多,大家也在用尽所有的智慧去探索。

  但是从结果的角度来看,整个教育行业的集中度还是很低的。对比一下整个教育行业营收前四名的市场占比之和,还不到1%。但在线教育稍微好一点,前四名的营收占比之和能到6.5%,但还是属于很分散的市场状况。

  谈到在线教育的下一步发展,宓轶倩认为,行业应该重运营,细分工。她表示,国内在线教育属于互联网经济的一部分,和其他互联网行业一样,需要重度运营。从招生引流、教务管理、学员管理、线上课堂、线下课堂、助学互动、经营分析、口碑传播整个教育闭环服务,都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运营,整个模式非常重。

  以“教育+直播”为例,宓轶倩表示,“教育+直播”行业产业链正在不断细化,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专业机构。包括一些学习工具的研发方,技术设备提供商,教学平台提供商,还有专门供应师资和内容的机构,这个现象是非常良好,因为这代表着大家分工不断细化,分工是可以提高生产力的,所以之后整个直播运营的效率都会提高,成本都会降低,这个对大家来讲都是非常好的事情。

  最后她对此设想到,未来产业链分工到一定程度后,会形成一个大概的生态图。教育+直播的这些企业,他们在其中会更多的承担起平台的责任,会接触到很多的学生和家长,包括学校里的教职工,这些人在这个平台里面都会去产生一些动作,留下一些数据,这些数据又会辅助直播+教育平台去更好的给他们提供服务。比如说家校沟通的数据,甚至是生活购物数据,分期保险的数据,这些数据都可以用来产生很多的价值,吸引更多的机构参与进来。(雷锋网雷锋网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

  长期跟踪教育科技、AI教育及在线教育领域动态。如果对教育感兴趣、有独特见解或联系采访,欢迎来勾搭吧~ 微信:DJ09061113 /

  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王寅峰:产教融合趋势下,如何培养AI应用型人才 高校案例

  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王寅峰:产教融合趋势下,如何培养AI应用型人才 高校案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