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valbourges.com

创新之路是走不出来的

  原标题:70年70人“话”通信 刘韵洁:中国互联网的“筑路人” 来源:通信世界全媒体

  通信世界网消息(CWW)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70年的岁月中,我国通信产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如今,网络已变得如同水电煤一样,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的调查数据,截至今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达8.54亿,互联网普及率达61.2%。而1994年底,我国的上网用户尚不足1万人。

  回首往昔,今天互联网取得如此成就,其背后离不开一代代互联网的“铺路人”,他们用自己的“故事”铺就我国通信事业发展之路。在这些“铺路人”中,不得不提互联网事业发展的开拓者、传奇人物刘韵洁,他率先建成我国公用互联网(CHINANET)和宽带网,推动了我国中文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到联通任职后,他主持设计了中国联通多业务统一网络平台(China Uninet)。因其贡献突出,1998年10月,刘韵洁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全球计算机数字化领域的50位风云人物之一,并被尊称为“中国互联网之父”。

  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国的许多部委都依靠从国外引进大型计算机联机系统来建立计算机中心。进口的各种大型计算机通信协议、语言都不一样,也不公开,想将这些计算机联网在一起可谓异想天开。刘韵洁不信邪,不退缩,以顽强的精神研究试验,搞明白通信协议,进行网关设计,在国内首次实现了异种计算机的联网,这成为我国早期计算机网络的雏形。

  1989年11月,我国分组交换试验网(X.25)建成,大概花了三年时间才发展了1296个用户。时任邮电部副部长的朱高峰问刘韵洁,人们有数据通信需求,但公用分组数据网为什么发展这么慢?刘韵洁解释说,每个部委的需求,都是从中央到省、省到地市再到县里全覆盖,但是我们现在的网络仅能覆盖11个城市,还不太好用。

  邮电部领导意识到数据通信发展的重要性,经过综合分析决定组建新一代公用数据网,并为此组建一个专门的机构——邮电部数据通信局,来管理网络的设计、建设和运营工作,并任命刘韵洁担任局长。

  数据通信局刚成立时仅6个人,后来发展到数千人。刘韵洁回忆道,数据局成立的目标是发展数据网络及业务。1993年9月,我国公用分组交换数据网(CHINAPAC)骨干网正式开通业务,网络覆盖31个省会和直辖市。随后,各省相继建立了省内分组交换数据通信网。在CHINAPAC开通一年之后,1994年10月22日,中国公用数字数据网(CHINADDN)建成并开通,通达21个直辖市和省会城市。

  当时,刘韵洁敏锐地意识到,互联网将成为一种未来趋势,电信部门有责任有义务参与到互联网的发展建设中,否则将影响整个国家信息化的进程。基于这种考虑,刘韵洁开始积极推动我国的互联网发展水平争取与世界同步。1994年3月,中国公用计算机互联网北京、上海节点工程开始建设。当年9月,中国电信与美国Sprint公司签订了两国互联网互通协议,当年10月,我国面向公众开通了互联网业务。这比欧美国家很多传统的电话公司开通公众互联网业务都要早,当时美国AT&T和几个小贝尔公司都还没启动互联网业务。

  然而,当时国际互联网所提供的信息,几乎“清一色”地使用英语,这限制了中国大多数用户使用互联网,此外应用互联网也多是科技人员与知识分子联网到美国去检索科技文献。当时带宽也很贵,国际互联网接入不仅有业务上的互联互通结算费用,而且接到美国的电路费由中国单方出,而不是像电报网、电话网那样双方各负担一半电路费用。

  刘韵洁认为这非常不合理,他曾在90年代中期的夏威夷全球互联网大会上跟大会主席、MCI的一个副总裁建议按照运营商传统方式分摊互联网成本,结算费用。然而对方说,美国的网民没有连到中国去的需求,中国互联网也没有内容可供给美国看。这话对刘韵洁刺激很大,他下定决心,要推动互联网中文应用的发展,否则中国的互联网就只是国外互联网的一个接入网,而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

  时至今日,刘韵洁说到,中国公用数据网建设能抓住先机,归功于原邮电部的领导班子非常有远见,眼光超前,决策果敢。为了使大家能方便灵活地上网,原邮电部尽量降低资费,使老百姓能用得起这个网,与社会各界联合推动中文内容的开发与发展,从而真正满足广大群众的需求。

  1999年,刘韵洁被调到中国联通任总工程师,后任副总裁。当年刘韵洁已经56岁,大家都认为是快退休养老的年龄,而刘韵洁却依然雄心勃勃,在这里开启了更具挑战的梦想。

  当时中国联通的网络几乎是一张白纸,如何避免走传统电信网一个网一个网建设的老路,这是刘韵洁长期苦思冥想的问题。经过反复研究,刘韵洁几乎花了一年的时间,进行了多方面的研究分析、交流与论证,最终他下定决心,建设一个全国统一的网络平台,同时将语音业务、互联网业务、数据业务、视频业务以及移动互联网业务(CDMA1X)放在这个统一的网络平台上实现。如此大规模的网络平台,承载如此众多的业务,这在全世界尚属首次。

  反复认证后,刘韵洁决定将IP和ATM进行嫁接融合,形成兼有两种技术优势的新方案。即利用ATM的流量工程技术(TE)作为实时业务的技术保障,通过软件和虚拟化技术,设计多个虚拟路由器来承担不同的IP业务。每台设备上都有5个虚拟路由器分别承担5个业务,这就是软件定义网络早期的思想和解决方案。

  刘韵洁感慨,创新不是简单的,如果顶不住压力,没有坚持,没有公司领导班子的支持,没有团队的配合与付出,创新之路是走不出来的。

  在建设联通多业务统一网络的那段日子里,23点以后打到刘韵洁家里的电线%是向他报告网络故障的。当时,新网络建设任务最重,工作最苦,在中国联通各项指标完成情况考核结果中,数据固定部却连续两年排在了最后。按规定,考核结果中最后一名总经理要调离岗位。刘韵洁认为这样的结果是由技术的复杂性造成的,于是他主动承担起责任,向时任中国联通董事长杨贤足提出再给一年时间的请求,并立下军令状:“如果一年后网络存在的问题还解决不了,我愿意与这位总经理一起调离岗位!”

  最终,刘韵洁和他的同事没有辜负众望,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建成了联通多业务统一网络平台,开创了电信运营公司当年建设、当年盈利的先例。随后中国联通的网络平台覆盖全国330多个城市,并将网络扩大到美国和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值得一提的是,数据固定部总经理田文科之后连续多年述职测评荣获全公司第一,这个项目还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如今,互联网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互联网的概念已经深入人心,互联网应用也时时刻刻影响着人们的生活。但是刘韵洁意识到,互联网架构已不能满足未来网络发展的要求,互联网将迎来重大的发展变革。于是,刘韵洁又开始步入一个新的“无人区”——未来网络领域。

  2007年,刘韵洁组织北京邮电大学、中科院计算所、清华大学3个团队,自筹经费研发未来网络。经过八年时间,该团队研发的新网络架构在全国7个城市成功开通。

  目前,由刘韵洁主导的我国在通信与信息领域唯一一项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未来网络试验设施(CENI)”项目,满足了“十三五”和“十四五”期间国家关于下一代互联网、网络空间安全、天地一体化网络等重大科技项目的试验验证需求,获得一批超前于产业5~10年的创新成果,可助力网络强国国家战略。今年5月22日CENI项目在南京、北京、合肥、深圳等12个城市正式开通运行,再有2-3年将覆盖全国40个城市和133个试验节点,支持4096个并行试验,支持与现有网络(IPv4/IPv6)的互联互通。

  “未来网络的核心是在现有网络架构基础上建设智能的网络高速公路,并尽可能地实现智能化、安全与可定制。”刘韵洁说道,未来网络发展的重大机遇在于从消费型互联网转为生产型互联网。随着互联网与实体经济的结合,互联网的安全、可靠、实时性、确定性时延和差异化服务需求将给网络带来新的挑战,尤其是5G核心网和工业互联网都必须解决以上核心技术问题,才能赢得业务的蓬勃发展。

  回首过往,通信发展的历程不仅渗透到我们的生活,更是印刻在如刘韵洁一样通信领域建设的“工匠”心中。刘韵洁认为,现在网络的发展已进入一片新的“蓝海”,作为一名网络人,要想在这片很深的蓝海上有所作为,就要投入更多的情怀并发挥锲而不舍的精神,为新一代网络建设作好“接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